谢有顺做客“金湖一街36号•文学艺术沙龙”,分享“何为现代的写作”

创业资源 34 0
深圳商报•读创客户端首席记者 魏沛娜 12月19日上午,第七期“金湖一街36号·文学艺术沙龙”在深圳市公共文化艺术创作中心(深圳画院)学术报告厅举行。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谢有顺应邀作了《何为现代的写作》的主题讲座。

深圳商报•读创客户端首席记者 魏沛娜

12月19日上午,第七期“金湖一街36号·文学艺术沙龙”在深圳市公共文化艺术创作中心(深圳画院)学术报告厅举行。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谢有顺应邀作了《何为现代的写作》的主题讲座。

“我们身处一个现代社会,但并不是每个人写的都是现代小说。通俗一点说,有现代观念的写作,才能称之为现代文学。”谢有顺介绍,“现代”观念的确立,是现代小说发生的基础,它带来了世界范围内的文学观念的大翻转。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·韦伯认为,“现代”社会的来临,和西方的理性传统促成了社会向世俗化转变密切相关,而在德国哲学家康德看来,“在理性面前,一切提出有效性要求的东西都必须为自己辩解”。既然“现代”世界是把理性主义当作思想武器,便据此认为有了超越过去时代的进步性和优越性,它的合法性就无法再从过往的历史中获得,只能从自己内部来完成自我确证、自我立法,并把自我当作客体来思辨和审视。因此,承载了反思和批判精神这一现代品质的小说,才称得上是现代小说。而对世俗生活的关注、个人意识的醒悟、精神困境及其出路的探求,正是现代小说的特征之一。

谢有顺认为,现代写作是把人视为不一样的个体——每个个体都需要被看见、被理解、被尊重。正是需要“经过反思”,所以一切价值都要被重估,因为“现代”是个人的、独特的,有其自身发展逻辑的。所以,现代文学是复杂的,需要反映事物的多元侧面。通过不同角度、感受、眼光、理解,把“决定性的瞬间”记录下来,文学所创造出来的必当是不一样的现象、不相同的命运、不相重复的发现——进而拷问自己,认识自身。

“几乎所有的文艺创作,最终都是自我醒悟、自我反思和自我确证的过程。”谢有顺表示,从这个角度来说,现代文学是批判单一性与批判确定性的创作——守护多样性、复杂性与丰富性。他引用法国作家加缪的“文学不能使我们活得更好,但能使我们活得更多”这句话,进而指出现代文学与艺术是“多”让大家看见——那些多样的生活、多种的可能性和多元的价值观

本次活动由深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,深圳市公共文化艺术创作中心(深圳画院)承办,深圳市作家协会协办。

(图片均由主办方提供)

版权声明 本文地址:https://pppun.com/post/766.html
更多文章资讯请查看标签分类标签:https://pppun.com/?Tags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评论列表

暂时没有评论

暂无评论,快抢沙发吧~

扫码二维码